新闻详情
看戏琐记
作者:李文举    发布于:2012-10-28 18:37:4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      河南曲子戏,唱腔柔和宛转,民歌特点显明,但因搬上舞台时间较短,一时的演出,尚未完全脱离坐班清唱雏形。戏台上放一张条桌,乐队围桌三方坐定,演员稍事化妆,便站在台上演唱。若要用桌子做堂桌、书案或床塌,乐队起身让位,表演无固定程式,唱段也无本可依。事先由教练给演员分配好角色,讲清这出戏的故事情节与结局,然后由演员在台上自由表演,随兴口编唱词,这种戏,人们称“活词戏”。譬如表演“行路”,就唱:“走一山又一山,山山不断,走一岭又一岭,岭岭相连。”借了钱要感谢,就唱“老伯侠义有肝胆,借我银钱做盘川。他日若把高官做,结草衔环报恩还”云云。
      这种话词戏,我于五十年代在商南经常观看。商南,地处陕西、湖北、河南三省交界,虽隶属陕西,但已出了武关,风情民俗归荆楚文化,听不懂秦腔,但河南曲子,汉调二黄、花鼓戏大受欢迎,又有“一曲二黄三越调,桄桄乱弹瞎胡闹”之说。河南曲子唱腔活泼、轻快,曲牌有扬调、汉江、满洲、打枣杆、诗片等。伴奏乐器主要是曲子弦、三弦、二胡。唱活词戏的演员,大都是“戏篓子”,他们生活阔历丰富,戏曲行当精通。上得场来,见啥唱啥,“宁要嚷嚷,不叫停止”。但大多唱词千篇一律,互相套用,谈不上刻画人物与情节描述。有一次我看一位名须生演《华容道》,关羽见到曹操,随口唱道:“关云长来在华容道,骂一声曹操老杂毛。今日犯在我的手,割你的肉去喂老雕。”粗俗不雅,但又使人忍俊不禁。有一位叫韩荆信的须生演员演朱元璋,见了刘伯温唱道:“我好比尧舜人一个(二人),你好比诸葛孔明二先生(一人)。”等等。象这些有明显错误的唱段,每每为观众所不察,仍然兴致勃勃观看。
      活词戏中也有一些较好的唱段,如赶路看见流水,唱到:
      高高山上一清泉,流来流去几千年。
      人人都饮泉中水,苦的苦来甜的甜。
      富有哲理,令人玩味。《抬玉镯》中傅朋有一段唱词也很雅很美:“清早起打从这孙家庄过,抬头只看见那美貌姣娥。观见她面容好美如花朵,惹得我痴呆呆寸步难挪!”可惜这些较好的唱词并不多见。
      活词戏在六十年代初,经过戏剧改革整顿业已消迹,但在解放初人们精神食粮缺少,仍还如醉如痴观看。当时还常演连戏台,如《刘公案》、《松江传》、《丝绒计》等,一演就是十天半月,起到了活跃山乡人民文化生活作用。如今几位健在的老艺人石忠甫、杨文献、余少乔仍活跃在老年人文艺队伍行列。
      汉调二黄,又叫“土二黄,是陕南人民十分喜爱的地方戏。
      有一位唱花脸的老艺人吕庆华,我记忆尤深。吕庆华身材高大,嗓音宏亮,他常演的二黄戏角色有《高旺背鞭》中的高旺,《闻太师回朝》中的闻太师,《淮河管》中的蒯通,《二进宫》里的徐延昭,《打瓜园》中的郑恩,《李密投唐》中的李密等,既演注重唱功的大净,也演身段复杂,以武打为主的毛净。1956年,他以他的看家戏《五台会兄》参加陕西省首届戏剧会演,与秦腔著名净角演员田德华同台在人民剧院作“展览”演出,受到戏剧界的好评。
      二黄戏分两大流派,一是汉江派,流传于安康、汉中一带,唱腔柔婉细腻,擅唱文戏;一是洛镇派,  以商洛地区为中心,以武戏见长,唱腔高昂粗犷。  吕庆华本商南县曹营乡人,当属洛镇派。他幼入“广易社”,学唱二黄,属“庆”字辈,师兄弟有庆宏、庆旺、庆魁等。及长,又到河南朱阳关拜王小黑学艺,专攻生角,后又根据自己条件,又偷学花脸,如此,勤学苦练,年夏一年,居然成为二黄界独树一帜的花脸艺人。  民国初年,他曾在山阳县“三和班”当领班长,与名丑张庆宏(活眉毛)唱遍了陕、豫、鄂邻近各县。抗战军兴,  吕庆华由河南淅川任小秃的娃娃班回到了商州,入“抗建剧团”演抗日救国汉剧。解放后,参加了商洛地区老艺人会演,入“新生剧团”,后又随该团并入“山阳剧团”。
      我曾有两次看过吕庆华的表演。第一次在1956年,他随团来商南演包公戏,几句二黄慢三眼一起,声如洪钟,气质凝重平肃苍凉。使人一听,如读唐诗人岑参的边塞诗:他表演幅度大,粗犷豪放乡土味浓重,为观众所倾倒。第二次是1963年,池来商南演出《二进宫》,但一上场,我就有“廉颇老矣,尚能皈否!”之叹,果然,当他双膝跪倒之时,  已经站不起来了。其实他年已七十有九,又身患胃癌。他似乎觉得为乡亲献艺机会不多,用尽平生之力,才演出这场戏。不久,他病1/刁故里,卧床数月,于1963年腊月逝世。一位闻名三省交界的著名二黄花脸老艺人就如此消失了,艺星陨落,  乡人哀痛。
      吕庆华生前有许多演戏轶事。他初学花脸自觉嗓音不够洪亮,丹田音、脑顶音欠差,于是在地上挖一土坑,注水入内,每天早晚俯下身子,  口对水坑,拔声嚎嗓,数年坚持不辍;为练好道白,常在口先含一粒石子,  由少到多,练口劲不歇。功到自然成,数年后,一腔吼出,声震屋瓦,山水也为之动容;
      紧口道白,字字清晰,如珠玉落盘。有一次在河南演出,观众已经站满,开场锣鼓已敲,他却姗姗来迟,来不及化妆,就伸出五个指头,蘸上不同颜色,刷刷数下,就勾画成脸谱,边扎靠边叫板边上场,滴水不漏。又有一年在县城隍庙为乡绅们演《高旺背鞭》,一场下来,士绅门未能满足,接着再演,仍不答应,如此一夜连演三场《高旺背鞭》,至今,“三高旺”的美誉,常被乡人乐道。
      吕庆华不识字,但博闻强记二黄剧本百余种。可惜未及救整理,人去戏亡,损失难补!
      “男怕西皮女怕二黄”,这是汉调二黄著名女演员敬素贞说给我的。敬素贞本山阳县色河乡人,1960年进山阳汉剧团,主攻青衣,花衫,是新中国培养起来的青年演员之一,她身材适中,扮相俏丽,演花旦走路两条线,婀娜多姿,唱青衣步走一条线,大方轻盈。她的唱腔,以清脆、甜润、细腻、严谨见长,又以华丽、饱满、朴实、深情称著。我看过她演的罗敷《采桑》,淡装素裹,纤弱清丽,在桃红柳绿的三月清明氛围中娉娉婷婷上场。她唱的一段西皮慢板,喉清韵雅,至今犹然在耳:
      三月里来正和阳,家家户户去采桑。
      男勤女俭家兴旺,全凭织纺渡日光。
      奴夫去职在楚邦上,二十余载未还乡。
      (上板转反西皮),家撇下老娘在高堂上。
      罗氏女在家奉高堂。在头上整一整乌云鬓,
      在身上抖一抖旧衣裳。在腰中紧一紧丝兰带,
      在足上蹬一蹬芒鞋一双。
      手挽桑枝把树上,      (放腔)
      (托腔)惊动了蝴蝶闹嚷嚷。
      敬素贞演戏,往往把生活中各种关系复杂的感情和她的人物占合一起,使生活。艺术感情、技巧熔为一炉,演出效果强烈。他演的汉剧《抱琵琶》中的秦香莲,《三世仇》中的小兰,真是字字血,声声泪,她在台上啼哭,观众在下面饮泣,致使下台后,观众尾随不忍离去喊:“花贞娃,你演到咱山里人的心坎上了”可惜她进入中年,戏曲艺术处于低谷,她忍痛改行做起其它I作,十年可培养出一个秀才,十年却培养不出一个戏子,实为二黄界一大憾事。
      今年三月,我有幸在她家中见到了她,她热爱戏曲的情绪未减,对着我与她的丈夫,连敲带唱,再加上一些身段,清唱了一出反二黄《二度梅》陈杏元一板唱,字正腔圆,韵味十足:“一煞时舍身崖金钩倒挂,耳内边只听得飞石走沙。睁开了昏花眼用目观看,却原来是凡间两个女娃。”
      她告诉我女怕二黄,原因是二黄唱腔每句的第一字起于板(顶牙子)开口,最后一字落于板,叫“板起板落”。西皮唱法是每句后第一个字起于眼,最后一字落于板,叫((B艮起板落”,节奏感强,况二黄多用于哀痛,抑郁悲愤情绪,女演员把握较难。她又以《断桥》二黄四柱子为例,唱起了“西湖山水还依旧,憔悴难对满眼秋,想当年下娥媚云游世路,清明节我二人来到杭州”。又分析字句的轻重,如何拖腔、放腔,以使节奏变化,增添感情色彩。
      敬素贞的唱腔,二黄界的评价是:  悲中有愤,愤中藏刚,刚中见柔,柔中寓情,情中含巧,巧中出戏。虚实结合,巧妙运用,低处有音,高处有声,抑扬顿挫,四声分明。
      她最后告诉我,愿戏剧杂志和电视台能多介绍和播出汉调二黄一些剧目,观众口味各异,戏曲舞台上应该是姹紫嫣红。
文章栏目分类导航
视频分类
图片分类
Copyright@2013-2017 版权所有 政协商南县委员会 地址: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城关镇东街266号
邮编:726300 联系电话:0914-6321701  邮 箱:sxsnzx@163.com  备案号:陕ICP备17022094号